首页 > >

基督教中国化的时代性

作者:孙瑞牧师 时间:2017年09月21日

吉林省圣经学校 孙瑞牧师

去年,浙江省召开了主题为“宗教中国化与当代中国社会”的研讨会。在会议中,浙江省社会主义学院孔陈焱教授提到了一个有趣的话题:道教的中国化问题。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来看,只有外来文化、外来宗教才有在异地、异文化中的适应问题。道教是土生土长的中国宗教,应该并不存在“中国化”问题的。但现实是道教确实也在开展“中国化”运动。

建国初期,我国基督教开展了轰轰烈烈的“三自”爱国运动,但一些由中国人在新中国成立前自己创立的教会认为,他们从未与外国基督教会在组织上、经济上有过任何联系。因此,没有必要参加“三自”运动。但随着“三自”运动的深入开展,这些教会也纷纷融入了“三自”爱国运动。

以上两个事例说明两点:

1、“中国化”是所有身处中国的宗教或其他人文团体共同的追求。哪怕其思想完全出自于中国文化。

2、从基督教自身来说,“中国化”的概念和“三自”一样,在字面意义的背后,我们需要进入到更深的内涵中去。

为什么连道教都要追求中国化?为什么早已与中国紧密相连的基督教还要追求中国化?因为“中国化”这一概念不仅具有民族性、地域性,更具有时代性。“中国化”中的“中国”不仅是传统中国,更是现代中国,这是中国基督教需要有的现代化的、适应当今社会的需求。中华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发展,是基督教中国化的两个坐标,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又是重要组成部分。

一、基督教的“传统中国化”

传统中国化,就是按照中华民族几千年形成的方式生活——在语言、行为甚至思维上,都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体现着中国的文明。文化之间的区别无关对错之分,但中华民族千百年来积淀的自身文化,是维系中华民族的根。个人的能力可以使人走得更远,但华夏民族的灵魂则使人牢记根在哪里。

而基督教是什么?如果剥去所有文化的外衣,基督教就是由三位一体、神人二性、道成肉身、因信称义等教义组成的生命内核。在这生命的内核外,其实都是各个文化的外衣,就如同人在不同场所中的不同衣着一样。比如希腊教会是持逻各斯中心主义的、非洲教会的耶稣形象是黑人。所以基督教不但可以,而且应该和必须穿上中国文化的外衣。

首先,中国文化历经几千年的传承,早已深入中国人生活与思想的任何方面,而且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和执行力,这是根本无法撼动的。

同时,中国文化中本身就存在大量与《圣经》、与基督教共同的思想。比如中庸、和谐等,这些典型的中国文化完全可以作为基督教教义的诠释。希腊文圣经“elo arche nov logos”,中文圣经译作“太初有道”,“太初”与“道”都是中国文化概念,用以诠释圣经与信仰,早已被中国基督徒所接受。将基督教作出中国传统文化的诠释,不仅使基督教融入中国,也使国人对基督教的亲近感得以加强。

二、基督教的“现代中国化”

基督教中国化要着眼于“传统中国化”,但绝非是倒退,刻意为古而古。如果“中国化”仅仅是回溯到唐宋甚至春秋的中国文化,那就不是我们所要的中国化。而是一方面要与传统的中国相融合,弘扬中华文化中的优秀传统;同时也要与现代化的中国同步,符合时代发展的要求。

当前,中国进入一个新的时代,经济快速增长,对外日益开放。时代的要求就是即能够对社会带来推动作用,同时也要具备解决当下问题的能力。基督教既然存在于国家与社会之内,就当肩负起社会责任。而社会是发展的,决定了基督教思想不应该一成不变。任何一个历史关口或社会问题,基督教都能够产生相应的进步力量。

我们所追求的中国化,是建立能够和全国人民一同推动与建设和平与发展的教会。中国文化不同于他国文化,决定了中国的发展道路也不同于他国的道路。同时发展也会带来许多问题与矛盾,这些问题与矛盾同样是中国式的。中国基督教就也应该发挥自身的优势,在“经济发展、社会和谐、文化繁荣、民族团结、祖国统一”等方面作出贡献。这是中国基督教能够做到、也应该去践行的本分。

三、基督教的“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基督教中国化,还有一个重要的内容,便是与社会主义中国相适应,体现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这十二核心价值观,可以分成两类:人的道德行为和国家、社会的建设成果。分别在国家的价值目标、社会的价值取向和个人的价值准则三个方面,提出对公民的思想要求。但如果对照《圣经》来看,这三个层面、十二个原则也都是上帝对人的要求和对国家的祝福。上帝不是教导人“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吗?不是要我们“若是能行,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吗?不是祝福“忠心办事,毫无错误过失”的人吗?从主耶稣到众先知,又有哪一个不是爱国、爱民的榜样?在信仰生活中将《圣经》的话语,作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诠释,不仅能够把《圣经》与信仰做出更“接地气”的宣讲,同时也将基督教自身融入中国社会主义的大家族之中,更是使基督徒上帝儿女、天国子民这种对社会来说抽象的身份,被更多的非基督徒所认同。从而不再被从古至今的中国同胞视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人。

四、“化”

基督教、中国都是名词,两个名词之间是需要关联,方能够迸发出火花的。所以我们当在“化”字上做文章、在“化”字上下功夫,要转化成实际的教会指导和教会生活。把“在中国的基督教”转化成“中国基督教”。

“化”——是思考,探究中国让国人自豪的、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5000年文明中的精华,做以基督教的文明外衣,方能站立起真正的“中国基督教”;

“化”——是追求,在21世纪这个新的时代,追求与强大的、开放的中国一同发展,能够站在中国社会文化的前沿,建设与亿万同胞共进步、共荣耀的“中国基督教”;

“化”——是行动,需要在神学思考、教会带领等方面进行有效的工作,更需要教牧人员共同努力,方能达到建设“中国基督教”的历史重任。

基督教中国化,即是中国对基督教的要求,又是基督教对中国的回应,基督教应当与中国社会积极融合。这一融合,丰富了中国文化的内涵,也使基督教能够完全根植于中国。创造出属于中国的基督教文化,也使自身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 

 

23 顶一下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回到顶部
京ICP备0701445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