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基督教中国化 我们一直在努力

作者:杨云峰牧师 摄影 刘雪松牧师 时间:2017年09月30日

 基督教自从19世纪初传入中国,在中国建立医院、学校、幼稚园、孤儿院等很多公益事业,传教成功在即,但是在与社会的接触、碰撞的过程中,由于自身的西方身份、不平等条约及少数差会和传教士违背身份的行为等因素,致使人们对基督信仰仍然有很多误解、隔阂,阻碍了在中国的发展。与此同时,基督教也不断地对自身在中国发展的道路进行大胆尝试、有益探索,通过抑制自身弱性思维,争取独立自主,弘扬积极神学理念,倡导伦理道德,开展社会公益等方面,促进基督教中国化,为自己的发展争取空间。

201485日,基督教全国两会在上海举办“纪念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成立60周年暨基督教中国化研讨会”,会上再次明确提出要推进“基督教中国化”工作。这不仅标志着神学思想建设工作进入了更高阶段,也进一步为基督教中国化提出了教理依据。

20155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对宗教工作提出“四个必须”,讲话中指出:“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必须坚持中国化方向,,必须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必须辩证看待宗教的社会作用,,必须重视发挥宗教界人士作用,引导宗教努力为促进经济发展、社会和谐、文化繁荣、民族团结、祖国统一服务。”]其中“必须坚持中国化方向”又为基督教中国化工作提供了法理依据。

基督教中国化不是一个全新话题,但目前却是中国教界、政界和学界高度关注,并积极探讨的热门话题,其重要性和必要性不言而喻。下边我以“基督教中国化   我们一直在努力”为题,谈点个人对基督教中国化的点滴认识,望读者匡正。

一、从希伯来民族发展历史来看犹太人努力之途径

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上帝的救恩是不改变的真理,但是人们有不同的民族和文化的差异,上帝使用犹太人把上帝永远不改变的救恩真理传递给永在改变的人们。在挪亚和亚伯拉罕时代,人们可以为上帝筑坛献祭。当以色列人从埃及出来之后,上帝借着摩西吩咐以色列人在会幕前的祭坛那里为神献祭。等这一代人去世之后,他们又进入迦南地,示罗地暂时成为他们敬拜的中心,但根据人们的需要,会幕的形式远远不能满足人们的信仰生活,因此,所罗门在耶路撒冷建造了固定敬拜的地方,就是豪华的圣殿,但由于动荡不安的社会和政治导致了圣殿被拆毁,重建之后又被拆毁,因此流亡各地的以色列人又在各处去建立会堂,。从祭坛到会幕,从会幕到圣殿,从圣殿到会堂,每一次的变动都是根据时代的需要,带来一个处境化本色化的调整。当福音传到外邦时,耶路撒冷大会决定了外邦人当守的规条,在不改变基本教义的情况下,用外邦人能接受的方式去传递福音真理。以上这些调整和改变都是根据当时的文化政治社会等多种因素,做出的一个新举措,迈向的一个新台阶。所以,犹太人是将信仰犹太化,才能使犹太人信仰化。荣耀的福音只有根据国情而当地化,当地的人们才能福音化。东北神学院的一位资深的老师,在为我们讲课时曾经提到一句话:“基督教若不能中国化,中国就不能基督教化”此话掷地有声,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这句话仍让我记忆犹新。在传福音举步维艰的今天,的确我们需要基督教中国化,才能让中国基督化。至高荣耀的上帝若不将他的启示人类化,人类从何处去明白这伟大的救恩呢?

二、从中国教会历史来看中国教会努力之途径

公元635年,以阿罗本为首的几十名宣教士来到中国长安,以基督教中国化的方式,打开了中国的大门,达到了“寺满百城”的复兴局面。

明末清初的耶稣会士利玛窦的合儒补儒超儒本土化的宣教策略,我们暂且不谈。我们只从他对圣经中翻译的“上帝”一词,就可以看出本色化的重要。利玛窦在传道的过程中,碰到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就是究竟怎样翻译《圣经》里面的“God”?有两种可能的译法:一种译法是音译。如果中国的辞汇里面完全没有跟“God”相对应的概念,那就只能音译。如果是根据拉丁文Deus 来译音,那就应该翻译成“徒斯”。耶稣会传教士中也有人翻译成“徒斯”。另一种译法是意译。意译的前提,是中国辞汇中有这个概念。利玛窦研究中国古代经典,他发现里面有一个概念叫“上帝”,还有一概念叫“天主”,他就开始研究“上帝”、“天主”这两个概念。他认为这两个概念,是跟拉丁文《圣经》里面的“Deus”相对应的,可以意译。“因为上帝”在中国古代典籍里面如《诗经》、《尚书》、《礼记》,包括二十四史里面多次出现。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诗经中的一段话:“唯上帝不常,善者降其百祥,不善者降其百殃”。仅从利玛窦对上帝一词的翻译,足以透露出利玛窦要使天主教中国化的良苦用心。

1950923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当“中国基督教在新中国建设中努力之途径”发表之后,便已经默默开始了基督教中国化的大方向。从三自到神学思想建设,再到今天的基督教中国化,可以说这几十年中,我们一直在努力让基督教与中国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我对基督教的中国化的简单理解,就是让基督教信仰处境化,接地气。总结希伯来民族发展历史和中国教会历史这两门神学院的必修课,,我们不难看到,这千百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为的是做好这一件事儿。这千百年来,我们也一直在努力,要心意更新而变化,有变化才有发展。

我见过方向盘在右边的汽车,我开始的时候想不通这样的车在路面上该怎么驾驶,后来得知这样的车是为着国外左侧行车的交通规则而量身定制的,中国出口的车辆,必须国外化,才能让他人认可。国外进口的车也必须要根据中国的交通法,中国化,才能让我们国人能够接受。

传道书说:“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我们可以以史为镜,以史为鉴,便可以知兴替。放眼国内国外的一些教会复兴运动,也可以说都是福音本土化的运动。福音传到非洲时,:“我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雪白”。由于当地不下雪,就被翻译成:“必像椰子肉那样白”。耶稣的画像就被画成黑人的形象。马丁路德将圣经翻译成德文,让圣经对德国人说话,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在做基督教德国化。在狄马可的《健康教会的九个标志》一书中,介绍了近代美国教会成长的典范,提到了美国柳溪教会能够有今日的复兴,是因为他们将福音本土化。所以说。他们也是在走一条基督教美国本土化的道路。前边有车,后边有辙,中国化,将是中国教会复兴和健康成长的关键所在,让我们一同为迎接中国教会那充满美好的未来而不断努力,用信心的眼睛去看到中国教会那复兴的明天。

    

19 顶一下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回到顶部
京ICP备0701445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7号